back to top

擔心戰士《Worrier》後記

非常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擔心戰士三部曲《Worrier》算是三月疫情爆發後的產物。由於從國外回來居家檢疫了14天,足不出戶,讓我有機會和家人好好相處,也讓繁忙的工作停下腳步,面對自己真正想做的創作。

和爸媽吃飯,總是得重新解釋一次以前就回答過的感情、工作問題,為了減少情緒,每次都把自己邏輯理得更清、字句用得更簡。

「你上次也是這樣結尾」

第一集「你何時結婚」是經年累月的劇情。之前在國外時,媽媽突然有天跟我說「我已經和親戚說你結婚了。他們問你就說對。」直接被宣告這個事實。我怎麼連自己的婚禮都沒參加到啊…?真的覺得太kiang。

在家蹲的同時,也看了很多影片 -「Worrier」(愛擔心的人)這個字是從一部美劇聽到的,剛好和「Warrior」(戰士)諧音。台北家床頭櫃上,還沒看完的李安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就翻開在《臥虎藏龍》。同時在做的影片中,用竹林戰當reference的部分同時被提出要修改,命運註定要我重看這部電影。而重看使我有許多新的體悟,對於畫面、角色與對白的雕琢都深感佩服。

原本只是想練習分鏡,順便自嘲一下自己的窘境而已,畫面也不修飾就急著想分享給大家,真的沒想到迴響會這麼熱烈。

「所謂freelance…」

第二集「Freelancer的雄辯」是關於工作的話題。我本身在法國發展,其實剛離開一份正職的工作,回到自由接案(freelance),對於兩者間的差異感觸很深。作品裡面談到的工會、退休局都是指法國的制度,但即使Freelancer在那邊是常見的型態,多數人還是比較嚮往一份穩定的正職工作,我猜這點各地不會相差太多。

「很多人是一年經驗,重複三十年」這句話我也是聽來的,我在做正職時感到很迷惘,也沒有任何創作的動力,總是必須用這句話來提醒自己。

「離」

第三集「 斷捨離」不僅畫給我的囤積狂爸媽,也畫給我哥,也畫給我自己。比起前兩集邊畫邊笑,這集我是邊畫邊哭,內容深深戳中我內心最彆扭、在現實中不知如何表達的情感。

回到台北我爸媽小小的公寓中小小的我的房間裡的小小的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小小的空間容易造成家人間的摩擦,據說我哥出國前還在鬧彆扭,上飛機前的一句話是:「我就是要走的越遠越好。」我第一次去交換學生時,看到外面世界的寬廣,也令我流連忘返。

但是所謂「以前是夢想家,漸漸的夢沒了,只剩想家」,在外久了,練習冥想的時候、睡不著的時候,我心中浮現的都是台北的小房間。

藉由疫情在台北待上幾個月,解凍了一些被封印的情感,想到過去自己的叛逆,而現在卻可以客觀面對母女關係、用幽默來迴避以前絕對會大戰的話題,我很想把這個心理上的成長分享給各位。

愛會造成許多問題,但愛也是許多問題的答案。《擔心戰士》要說的就是這件事,家庭關係沒有對錯,沒有止盡,也無需下結論。

斷去認為自己「過去」沒盡到為人子女義務的愧疚,也捨去「未來」可能還能為父母做點什麼的想像吧!時間軸是「現在」,若可以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多陪他們吃頓飯,多對他們說句關心的話。

現在就做吧!


擔心戰士//中文版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English version

Worrier I

Worrier II

Worrier III

最後再次感謝FLiPER的報導:https://flipermag.com/2020/04/16/fshrimp-photos-worrier-ii/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