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實習日誌

教練C畫的我

一度想要紀錄二月以來的學習,但最後都以「我算哪根蔥來談動畫」的念頭告終。打了很多草稿想與大家分享,現在看來都是一些很普通的法國流水心得帳⋯⋯。簡言之,公司很chill人都很nice,沒有他們的幫助我很難想像今天會在做什麼。但這篇想談的是我遇見的兩位老前輩,在這半年影響我相當深遠。


這兩位前輩我心裡稱他們為教練,兩人的名字碰巧相同,都跟公司其實沒有關係。

教練D是故事版藝術家,擁有法國和美國籍,過去在好萊塢做過許多有名電影的故事版,現定期來公司借用空間,偶爾也會幫助一些案子。

實習的第一天,我位置排在咖啡機旁邊,教練D走來倒了咖啡,跟我寒暄幾句就開門見山說「法國不是個好地方啊,產業競爭力不夠,若你要去別的國家工作,也沒人看得懂你在法國的履歷。」我當場苦笑,想說還真的有潑菜鳥冷水的憤世嫉俗角色。(然後又來了一位剛拿法籍的中國人和我說「法國的確也不是挺好但我都投資六年了也就這樣吧。」真是很棒的第一天。)

教練D每天都會跟大家聊天,知識淵博,小話題也能聊得很深刻。不知是因為語言能通、專業類似(公司只有他是繪圖相關)還是他有種令人放心交談的魅力,某天開始他時常來找我,可能開個玩笑或要兩塊巧克力,或我走經過被他叫著,然後我們至少聊個半小時以上,什麼都聊。有時他直接指出我正在做的鏡頭的問題,有時突然教我一個導演技巧,有時聊聊巴黎哪裡有好的咖啡豆或爵士音樂吧,有時聊聊感情問題、文化歷史、電影,或一個問題延伸出來的人生哲理。

教練D的經歷很令人哇喔,甚至做過知名繪師Moebius的學徒十年,還擁有世上只有幾本的Dune的設定集。即便他的履歷與作品都很驚人,很樂意分享他的作品跟硬碟裡的寶藏,但當他說自己的故事時總充滿不得志與感慨。一輩子自由職業,沒有家庭,不相信任何人。給我看完他的作品時,我正打算回家要好好研究一番,他說「不過我再也不想畫了。」

「記住,當你很想要一個東西時,往那方向去就好,不要緊盯著它看。否則魔鬼會發現,不讓你成功。」


教練C是很不同的狀況。

教練C是動畫導演,有兩部長片,作品曾被奧斯卡提名。有些人直接稱他「法國宮崎駿」,我是覺得也沒那麼精準:同溫層當然拜他為大師,動畫愛好者可能都也喜歡他的作品,圈子外不見得有看過、但看過的人幾乎是一致贊同的,在法國相當知名。他的風格融合迪士尼的優美精緻與歐洲漫畫的獨特風味,人物造型卡通、動態卻非常寫實講究。圈內有許多關於他很嚴苛的傳聞。

來法國前就知道可能有機會做到教練C的案子,令我受寵若驚,不過從去年在美國開始身段越放越低的我也沒什麼太多期望,想說大概頂多遠距畫個補間,回台灣可以說個嘴,可能也不一定會見到本人。

第一個月還沒事做,幫忙一個mo-graph案、拉著向量的我本有點絕望地想著「可能這半年就這樣了吧」。某天突然老闆找我到樓下,神秘兮兮地說:

「之前說的2D專案要開始了,他們希望你到導演家住一個月,直接跟他工作。」

我當場愣住,假裝冷靜地說:「那我需要準備什麼文件嗎?」

上樓後我在沒人的地方又蹦又跳,還打電話與媽媽報喜,說我中了實習樂透。

出發前,我看著一等車廂的車票,越想越不對。這麼好的條件還包食宿,會不會是詐騙集團…用一點錢和導演名字的e-mail要拐我賣到海外(那也算是很用心)。但膽大包天、相信人性本善的菜鳥我還是上車了。一邊Google導演一些很嚴肅的照片,搞得自己更緊張了。

還記得一下車看到高大的導演C背影,穿著黑衣牛仔褲,轉過來(長得跟我Google的一樣)說「Ginger?」,然後把我的行李扛上車廂。「這真是全世界最重的行李。裡面放了什麼?」我說:「金塊」。

教練C的家離火車站還要開半小時以上,車上快速彼此認識,教練問「那個頭上有蝦子的角色是你畫的嗎?那好好笑喔。」突然有種遠方的祖厝正在發光的感覺。

工作一開始畫了一些角色的sktech後,就開始作第一個鏡頭的補間。教練說「接下來我會教你怎麼畫我的風格。」(真想有天也很帥地說這句話看看)。總幻想教練C會突然對我大吼,罵說到底會不會畫畫(來自業界傳聞),但實際上他抱持一種慈父態度,大致容易過關、不行的地方也很和善地點出,還一點都沒架子地跟我說「你現在畫我的風格,也會對你的風格有幫助。」而從來沒說我畫的不好,讓我體會到歐洲對個人特色的兼容並蓄。

教練C看起來很嚴肅,實際上常跟著音樂(每天背景音樂由教練決定,品味良好,但有時的下午的法國電台嗯…)吹口哨、聽脫口秀或逛Fb的時候爆出大笑、等我算圖或處理軟硬體問題的時候在一旁彈烏克麗麗。有次他默默盯著我看,在檔案裡畫了一張我(比我更不專心)。我有一件破洞的牛仔褲,有次教練看了一下,拿出皮夾掏了張十塊給我說:「妳拿去買條新的褲子吧。」

教練C:「我們有新的角色了!」

雖然日益感受到教練的脫線讓我稍稍放鬆(前期每天緊張地去跑小鎮一圈),拿到他的檔案都還是有種「越級打怪」感,等級實在差太多。自己一直以為會畫只是畫不好,其實是從來沒開竅過…研究著他的PSD,沒有章法的圖層讓我有點沮喪「真的只是功力問題了。」

每日死盯著教練的線稿,一遍又一遍的模仿跟重畫。為了要達到「同振」效果,教練要我描得一點都不差(不然人物會蠕動到很像異形要衝出來…),但功力不足加上那種很線條很sketchy的風格,我已放大到像素在描,播放時還是太激動。動畫部分也立刻遇到臉部問題,同樣的角色,看到自己畫的那張心裡都浮現「弱智」這個字眼。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移除角色的弱智感…」立刻變成人生重大課題。(可能自己弱智才是最大的問題。)

2D動畫是非常繁複的學問,相對3D立體動畫,2D並不就代表平面,而是用平面的視覺模式表達立體空間。跟畫家一樣,現實世界的立體感都在動畫師腦裡處理過後,用繪畫方式表達出來。不過,高明的作畫結果只是「讓觀眾忘記在看動畫」,也就是說當你用高超的畫技表達出完美的立體感時,得到的結果觀眾是「沒有感覺哪裡不對勁」而已,並不會有人幫你拍拍手。即使如此,要達成這項相當不容易,首先必須掌握物體的質量(否則不同角度來看就會不斷變形),然後是線條的「筆韻」(用線條的輕重顯示明暗或想要強調的部位),最後必須看整個畫面,讓每格都是一幅完整的畫。

(不過旁人看來,我們就是個每天在板子上描著線的可憐蟲。好難跟他們解釋。)

兩三週後同振的問題用技術解決了,越來越能畫出西方人的臉與手,握筆的手感也不太一樣了。教練也漸漸開始只丟個一兩張畫要我完成整個鏡頭。


教練C的太太是英國人,小孩在蘇格蘭出生,基本上在這完全能放鬆用英語溝通,法語學習先放一邊。兒女都十歲左右,教養良好(連家中的二狗三貓也都非常乖巧討喜),在這棟藝術感豪宅沈浸在創意的氛圍中生長,沒有都市的誘惑,有無數品味良好的CD、很多樂高跟各種樂器,令我也常思考未來教育小孩的事。

教練C跟家人一起時又更顯露父愛,每週會邀我一起晚餐、喝很多紅酒,喝得盡興還教我打一種南法興起的球類活動沛咚(pétanque)。這是一種規則簡單到連我都會的手感遊戲,(整天畫圖已有基本手感)而且打得不錯,讓教練更開心了。來自台灣的鬥球兒仲萱在深夜磨練球技(完全忘記初衷)。

後來有一次教練邀好友舉行沛咚趴體,飯後三三組隊,每個人手上拿兩顆銀色的球,我心想這真是個男人的活動。和我一隊的大叔只說法文,一副跟女生一組很衰的表情,不過打一打就改觀,他們還讚嘆「難道台灣也有沛咚~」。不過,最後缺乏戰略所以得不到分數,還是輸了。

跟教練聊天,感覺對很多事都是非黑即白的觀點,動畫上其實不太會主動分享他的秘訣,通常兩三句就結束我的大哉問。(我:「你曾放棄過動畫嗎?」教練:「有啊。」話題結束。)

不過有天飯飽酒足後教練帶我在庭院閒晃,介紹他家的竹子阿樹什麼的,突然跟我提到我私底下在Fb放的炸蝦人小動畫(通常立馬支持按讚)。他說「我覺得那個手抓住他的動態啊…太硬。你去拍個影片來看,會看到很多不實際做就想不到的細節。」然後在單光源的燈下不斷示範給我看,手的影子在牆上跳動著。那個時刻有種電影裡恩師在開導主角,背景響起一種溫馨正向的音樂,好像就此改變了主角一生的錯覺。

這才發現平常教練不太會管我想畫什麼畫得如何,就像他對小孩從不會給予壓力。其實都還是看在眼裡。(冷汗)不過沒喝酒好像就不會說出口。

一個月過去都已經變一家人了,教練C夫婦還說要領養我…(??)離開時一點離情都沒有因為好像很快就會見面,事後的確教練也來過巴黎一趟,跟整個團隊工作了一兩週,然後要我再下南部兩週。第二次離開時,小弟還說:「Ginger要回巴黎喔…可是那裡很多人有槍耶…」「Ginger什麼時候會結婚?這樣就不用一個人吃飯了。」害我突然有點鼻酸。不過,要把姊姊我,好像年齡差距有點太大了喔……。


回到巴黎就是回到獨自奮鬥,公司其他人都做不同的專案。不過每天喝喝咖啡,跟大家聊些五四三也是挺快活的,越來越喪失危機意識。

直到最近開始一種疲勞感,就算上週放自己一個假,回來卻還是對工作跟自己的專案有點無力,不清楚為什麼。我就跑去找教練D閒聊,他一直想誘導我說出「我不喜歡我現在在做的事情」,說看我一遍又一遍畫一樣的鼻子連他都累了。我說不那樣覺得,所以更不知道為何疲勞。

「It’s a soul calling.」他說。

他說,你可以跟著一位大導演三十年,卻學不到多少他的秘訣。很多大導演,也都沒跟過大導演學習。你不想變成技術家,想當導演,只能靠自己去挖掘。去解析成功的作品,一鏡一鏡去了解為什麼導演做這個抉擇,去捕捉一些導演技巧。你想畫得好,找一位對你有意義的畫家,一位就好,看他的作品,臨摹,直到你了解那每筆每畫代表什麼意義。上層當然不會教你他們的秘訣,他們想要你為他們做事。你要當個鬥士。

你要找到故事,否則容易被取代;但要說什麼故事?必須是一個非講不可、讓投資者跟觀眾感到「非得現在看不可」的事情。你必須有話要說,宮崎駿描繪了各式各樣的不同世界觀,但你看得出這個男人有話要說。你會有天變得很政治,有自己的主見與立場,然後你會發現,你有話要說,非得現在就說。建立你的生活。你要理解人文歷史、宇宙、你與世界的連結。當你想著「制度真爛,到底何時會出現一個人來改變這一切」,那個人就是你,你就是你在找尋的人!你可以做出改變。你必須做出改變。

教練C說著這些話,背後窗戶灑下的光在他肩上,就好像電影裡主角逆轉一切的演說。(我把這句話說給他聽,他大笑)

我說,「我突然醒了。謝謝你。」

隔天教練D送我他自己出版的兩本書(The Lazy Manʻs Guide to Enlightenment)、一些人類學的影片,還借我看他自製的「2001太空漫遊」和「大白鯊」的電影鏡頭書。

「若不會再見到妳,好好保重啊。」

「教練你也是。」


六個月前看到一位日本動畫師的發言讓我被冷水潑醒:

「真的無法放棄動畫行業的人請用半年的時間以必死的心情去畫畫,每天畫八個小時以上持續半年,之後就去應徵動畫製作公司。如果這都做不到的快放棄這夢想吧。」

那時決定決定這半年若公司給我其他種類的案子,那自己私底下也要努力湊足畫圖時間,多關注在自己的作品,不要再一味四處搜尋資源、瀏覽厲害作品而沒有產出。而實際上很幸運地達成了。恭喜你仲萱,回頭看看弱智的過去…好像有好一點。

接下來的六個月,我想方針是更清晰了。

心存感激,準備回台灣增重三公斤,然後一個半月後又是怎麼樣的人生,嗯…先填飽肚子再說。


後記:他們說的話都是憑印象自己消化後寫下來的重點,希望我的理解無誤。如有駁論歡迎指正。

《人生冷盤小菜》創作論述真心版

《人生冷盤小菜》(No Biggie), 2015

這是我動畫所的畢業製作,一直到現在才有機會(真心不官腔地)談談這個作品。

這部片談的是一個新入職場的年輕女性,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懷孕而煩惱,因而看到一個小太空人的幻影,搗亂了她的生活。

這是Layout(動畫中的構圖階段)中女主角煩惱地看著鏡中自己的黑眼圈。

學期初想做的是完全實驗的東西,結果跟老師理念不合,說真的概念也不夠狂(狂的可能是做不完的工作量),就此重回三幕劇敘事。想說的是女主角滿腦都是自己的煩惱,直到更嚴重的事情發生,才發現自己先前的焦慮根本微不足道。以此為出發點,前後已記不清修改多少次,但總覺得不夠有趣。

計畫趕不上變化之甘特圖

直到看了巨作《Interstellar》哭得亂七八糟隔天,才產出小太空人這個跟炸蝦人很像的概念 – 迷你小人在你生活搗亂。有了這角色後,腳本也就瞬間誕生了。

超級無敵老派的分鏡腳本製作方法有他的智慧。

「人生冷盤小菜」一詞來自森山大道的《邁向另一個國度》,這位謙虛消極的大叔說道:「有時候,我也會自嘲都已經這把年紀了還做傻事,並為此而歎息,感到焦躁,不知是否該為自己生性愚鈍而哭。這是一道人生的冷盤小菜。」跟本片其實沒有直接關聯,我只是想引用為某種想通人生道理的感慨。

當壞事發生在你身上,總會覺得宇宙要崩壞了,但以世界的角度來說,你根本不是重點啦。看似很嚴重的事件都只在你的腦裡而已。像我老師的經驗,有天他開完會,覺得事業上不順遂快崩潰了,結果當天發生日本311,自己的煩惱顯得實在有夠渺小。因為我們的確從沒想過長頸鹿的感受。

這是子宮的超音波片。

我以前生理期很亂,後來去醫院檢查時發現一種很常見的婦女症狀,卵巢有很多囊,會這樣那樣影響生理狀況。網路上說患者有可能不會懷孕,把當時的我嚇破膽,充滿了胡思亂想,想像子宮裡那一個一個奇怪的囊…不過後來長大就回復正常,回頭一看也覺得這真是冷菜一盤。

同時間,得知身邊有些朋友懷孕用吃藥墮胎的事情,那也真的是嚇破我膽,還不只一個(我說不只一個朋友),就覺得來談談這件事吧。有人問我畢製怎麼不決定做炸蝦人,我倒是一點也不後悔,不同時期有不同想談的事情嘛。

小太空人登陸子宮~

噢,還有一件軼事。2014年Rosetta號著陸彗星,歐洲太空總署公佈了他在彗星上錄的聲音。聽起來就好像青蛙一樣,令人心情好平靜,也符合我的主題。我就請配樂也把它放進這部作品,代表異世界的背景聲音。

真心感謝優秀的配樂胡月和Sammi,還有健康合作社。(到底何年何月才能報答你們)


來談談動畫製作的部分。2D動畫真的很浪漫唷~

又貴又慢、耗時長、勞力密集、鬱卒阿雜、所需技巧多又繁複、觀眾相對少、默默無聞時間長。我三年來都是用最老派的方法製作,同學們很多也是…主要因為這種古法的堅持,某種程度上數位是無法取代的,手繪線條有著能夠直接傳達創作者心境的某種溫度 。(上次提到的大師也是同樣的紙上作業)。不過,所上有著百萬mo-cap設備,卻沒有一台能省大家時間的掃描器…

一整年窩在三樓研究小間真的很悶,醒來就去做動畫,每天自己煮飯,喝很多咖啡和茶,晚上有時回家,作作多燕有氧或跑個校園,再回來繼續。或被同學強拉到客廳看看電影。因為想趕在出國前把作品做完,怕中斷那work flow會連不起來、而且隔一年理念大概八成也會忘光,拼死命就是在期末連credit都上了,後來也沒再更動過。

我每天都要喝很多飲料。

很多人問我,動畫怎麼做的呢?(根本自己問)

用最簡便的方式講解,這大概是我習慣的流程:

 

聲音對我來說是非常關鍵的靈感,所以故事跟音樂的想法幾乎是同時進行的。前期製作就是一切的準備工作,像是分鏡、角色和場景設定等。通常構圖完成後我還會再輸出一次更正式版的動態腳本(Animatics),會更能想像動態跟剪接的流暢度。

快樂的前製時光結束後,就開始進入製作。

動畫方面,我是把大動作先畫好,之後再來補中間,也就是中規中矩的pose-to-pose方法。舉個例子好了,構圖就會把最重要的關鍵動作(key pose)標好,像這樣。

構圖(Layout)會設計好動作跟背景的相對位置。不過我畫的很簡略而已,許多大師的layout都已接近完成品。

然後就一張一張來畫囉~

你先畫重要的動作~
再把動作跟動作中間補一下~

然後放在連接電腦的攝影機下拍一拍,這個叫鉛筆測試~

(通常在這階段你的腦部會得到一次多巴胺)

然後經歷一連串的清稿與上色,放空聽聽音樂就過去了:

(沒錯 這是別的鏡頭。……)

合成完就變成右下那樣啦。

然後合成背景,整個串起來就變這樣啦:

很直觀吧~(不過動畫的奧義…就在沒解釋到的部分裡…)

看到一個個cut合成完,真的沒什麼比得上這種成就感。

後來出國給過一個嚴厲的老師看,結果就被電爆了(好像在哪裡提過這件事)。同樣的作品每個人看法不同,即使知道這件事,卻也還是很氣餒,漸漸把這部蓋起來,去做美國環境喜歡的那些商業風格。

回台灣後,預期內的要挖出來鞭屍,不然無法畢業。2017看一部2015的舊作看得好痛苦,但把好多部剪起來一起看,這些笨拙的影像裡充滿了我啊!(有興趣請點這裡

他們就是我的聲音、我默默在想的事情,無論別人看法如何,都是若我不喜歡就不會做出來的東西。哈哈,這樣一想,就覺得還是做自己最棒了。

一個謎樣被刪掉的橋段。我甚至也忘了這要幹嘛的。

講這麼多,朋友們,有興趣可以花六分半看看我在山裡的糾結與奮鬥:

 


真的把這文章看到最後的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啊!!

今天的我看昨天的我總想搖頭,它的確有巨大的進步空間,請各位不吝指教。先謝謝你們拉!下回見。

你沒看錯的好自在

亂入大師工作室日誌

Bill Plympton,SVA畢業,從插畫漫畫起家,是當代手繪動畫大師,風格寫實但誇張,故事風格多為辛辣的黑色幽默。著名的作品如奧斯卡提名的《Your Face》和短片影集《Guard Dog》,也在MTV發表不少作品,在2D動畫和獨立動畫電影界有不可動搖的地位。(但我覺得更神的還有幫Kanye West作的MV…)

若你對動畫的複雜程度與時間和勞力投入密集有點概念,就知道獨立製作不是件容易的事,而獨立製作動畫長片更是難上加難。

這位紐約的動畫大師不僅做了七部長片,還通通自己畫。

自己畫!

我通常跟人家這樣說,如果動畫史有課本,那Bill絕對會被寫在紐約這一章。不過獨立電影畢竟小眾,教我動畫史的老師也是個歐洲人,(Bill風靡歐洲動畫圈,娶了法國老婆生下天使一般的小孩一點都不奇怪)可能不是做2D的人就不見得聽過。但對動畫藝術的同好來說,Bill大概是獨立動畫電影帝王一般的存在。

說回我為什麼有機會到他的工作室實習,是因為暑期我在紐約另家動畫廣告公司時認識了前任實習生。一聽說Bill的工作室居然可以實習我非常激動,畢竟學動畫第一年時看到他的《Your Face》就像被雷打到一樣,那部可是炫耀2D技巧的極致之作啊!。兩個同事有著黃金打造的善心,把膝蓋軟的我扶起來,說可以幫我介紹過去。

 

當時是夏天,Bill剛做完長片《Revengeance》,同事都有參與,在碼頭邊的餐廳舉辦了wrap up派對。雖然同事覺得無所謂,即使在美麗夏日午後的河畔邊我還是深深有種亂入感,畢竟獨立工作室經費有限,在算人頭發啤酒的時候我立刻感到想回家了(笑)。那天見到Bill本人令我很緊張,但讓我再度感受到「我在紐約啊!」的大城市感嘆。上一次的大城市感嘆是上家在LA實習公司的活動,拿餐點時跟前方的老人聊了幾句五四三,渾然驚覺他是設計星際大戰片頭的大師。「快醒來!我在一個隨時會見到經典人物地方啊!」的感嘆實在來得太遲,大師已經上台去接受老闆們的跪拜了。(沒有拉)

總之後來回台灣前,菩薩同事帶我實際去Bill的工作室走一趟,我故作鎮定其實緊張死了,但Bill早已習慣千萬個慕名而來的粉絲,SOP跑完(招呼-握手-簽名信片)就去工作了,留下我們三人瞬間把自尊心往肩後拋,開始挖掘他不要的原畫箱,能扛多少就扛多少走(已叫好Uber)

當時他們剛做完長片,主要是後續宣傳和跑影展,不太需要實習生。我和紐約的朋友們笑著說「也許我冬天還會回來啦~」就微微抱著遺憾地回台灣了。我不時寫信煩製片,她也很耐心地不斷跟我說「會再跟我聯繫」。結果十一月真的等到職缺,我立刻訂了機票,決定不多不少就用旅遊簽證回去一個月,當作投資履歷。(或是純粹以後可以拿來說嘴)

冬天在那裏,好像各個公司都比較chill一點,實際上我製作的部分也相當輕鬆,工作量很少,後期包括掃描、上色、合成等都跑過一次,認識了一下他們工作室檔案管理方式,偶爾從Bill、製作人和Bill老婆(色彩設計)的談話中得到一些新的資訊。Bill還是堅持on paper,整體製作流程相當老派但還是有參考價值。在重複的工作中抬起頭來就是他長片的海報,不斷提醒自己「我的目標就在那裡啊!」

Bill今日的成就差不多就是每個動畫藝術工作者的美夢成真:做自己風格的片子,不追求完美、以量取勝,和細緻精美的日本動畫長片比起來,Bill的畫面中充滿生命力以及多年對繪畫熱忱產生的結晶。名字傳頌在各大影展,接得到大案子,觀眾喜歡他說的故事,被他的笑點娛樂,或單純崇尚他美術上的個人特色。最棒的不是他「曾經有過經典作品」,而是「還被大家期待下一部作品」。至少我是這樣看待的啦。跟同事下班去喝一杯時,結論總是以「我也要成為下個Bill!」「我也要打造一個自己的帝國!」「那你記得要雇用我!」進行一種動畫師間的相濡以沫。

說是這樣說,我也還是很清楚時勢造英雄的道理。不過,即使我們遇不到黃金年代,也要知道這是個正向力為上的世紀,先以Bill或小野二郎鍛鍊自己的精神為總指標,讓自己隨時準備好面對機會。我倒不覺得Bill有哪種要成為誰或幹掉誰的野心,他就是熱愛畫圖,每天五點醒來就是不斷練習,持續到今天,然後清楚自己要什麼、市場要什麼,從中獲取平衡。每個人的長處不同,路也不同,結果當然也不同,但我覺得設立明確目標並努力不懈,身邊有這樣的人提醒自己生存的意義,一定有天可以成功。

這趟最大的收穫就是再度提醒自己的熱情。不僅動畫,音樂、跳舞也是,日後慢談。


接著就是些不太重要的流水帳。

紐約一個月除了實習外也跑去之前工作室打游擊,都在中城一帶,每天見到充滿生氣的街道,品味良好的餐館,雖忙但和善的人們,手機裡都是些朝氣蓬勃的soul/funk歌曲,在律動與鍛鍊中重新愛上自己的身體。在老友與優秀室友的幫助與陪伴下,每天都活得相當用力而充滿自信。(晚上12點就很沒有活力地睡了)

離開的那天突然下起雪來,雖然帝國大哥沒變成橘色,我還是覺得這城市在對我說「下季待續!」下次回來,一定要是用能工作的簽證抬頭挺胸地回來,2019的仲萱,就期待你的表現了。(2019的仲萱,你是不是正在刪除這篇網誌)

時間很短,回來後瞬間跟原本的生活接軌,被父母餵食,兩天內調整回秋季穿著,不知為何濕氣重讓自己很顯得沒精神。交感神經即刻take over,睡眠再度減少與提早,想著這樣也不錯,在太陽出來前就已經鬼混完準備好做事情了。打算照著朋友的morning ritual試試看,早上就開啟飛航模式,把該做的例行公事搞定(他是冥想、寫作、畫圖)。我對冥想的練習目前還是很失敗,交感神經大哥還是讓我腦子停不下來,連手錶也來提醒我放鬆多走動(走8000步會發射小火箭),這方面也要不斷持續練習。

三木谷浩史說「改善是平凡人成為天才的方法」,想著這句話還有Bill,就能精神飽滿地開啟筆電拿起筆。(然後…先看一集慾望城市…)不過關於他的觀點還有更多的體會,也許下篇能做更深入的討論。

14個月的美國夢就在這先啪司一下。在人生進入下個篇章前正好有兩個月的時間,正好能做些自己的東西,並持續學習與鍛鍊,再慢慢與大家分享。

 

So long! NYC

 

01

So, I left NYC for Taiwan at the end of August.

It has been three full months that I spent an awesome time there with friends old and new, enjoying the chill vibe (since I am half a visitor) and a brand-new lifestyle. Comments about that city vary, but for me it’s perfect- a hodgepodge of different cultures that I was never tired of gazing; a gigantic music venue that all those singers and bands I’ve been following for years come in and play; a place in which you choose your own style to make a living, you are curious and full of thoughts, you are a free spirit.

I spent three weeks for ‘Jessie Gunn’ project, produced by KSK Studios. It is still under color correction so I cannot share it right now, but I do like this project a lot. It’s fun and straight-forward, and I did whatever that came into my mind, adding accents to the motion, trying to be more creative yet not interfering too much with the content. My boss Manny and Sharan are the exact kind of nice people that I would love to work with in the future.

all

A peek of the studio:

20160805_132250

(They mostly do food commercials in live action here, so yeah, a PRO kitchen that every housewife dreams of)

20160805_172927

20160805_172933


SWF project

Former article about SWF project

S001_01

Since rigging took us so much time fixing, the animation schedule was dragged behind…So, the last month I tried my best to render every scene that I put together with final lighting. Good thing about Cinema 4D is that it renders fast with default lighting and the result is good, so it’s very handy for style frame testing. For the final, I did look for lighting references and try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essentials. This article helped me a lot to figure out exactly what I wanted:

 

FREE TUTORIAL: 10 Tips for better lighting in Cinema 4D

But, I used volumetric lights for the ambience and I turned on Ambient Occlusion and Global Illumination in the render settings, so it took a lot longer than test version in the last post. (Learned these tricks from Mt. Mograph, real good tuts for C4D and mo-graph) Since I was never trained in Lighting before, it really took me some time experimenting different lights and rendering methods…And here are the results:

S001_03 S002_04S006_19_1S005_14 S003_11 S007_21

BTW, we also did a photo day! (I failed to pretend serious a couple times lol)

C-05 06 05 04 03 02

TBH I stayed at the office very often after work, drawing my Fshrimp loops…(and got to know the cleaning lady so well) This is the best working space I’ve got so far!  Please don’t tell my boss!! (He wouldn’t mind tho)

OOOOOOh I want one of that sexy 27-inch Cintiq so bad!!! You know what to get me for birthday now.

 

01

S008_22

This last frame is a summary of my stay! (Physical sky time zone set to Taipei lol)

So long, big apple. Hello, home!

 

SWF Project

MedMan_Style

So this summer I’m working with three other people on this 3D project, Speak With Fire. It’s coming along!

SWF is the promotional film for Idea Rocket. The story is about a journeyer who finds a fertile valley, but fails to convince his people to traverse to a better land. As he turns to the medicine man who speaks with the fire, he wins the villagers’ hearts and minds.

0729_Happy ValleyHappy Valley-Pre040729_AppleTreeVillage-pre02 Village-pre010729_Running 0729_HappyCity copy

Yesterday was a big disaster finding out technical problems with switching between C4D and Maya (we planned to do character modeling/ rigging/ animation in Maya, and set modeling, lighting and rendering in C4D)…It seems that the easiest is to do scenes separately in each software. So I basically have to learn literally everything required to do a animated short in C4D!

Challenge, baby, challenge…

Meanwhile I’m working on other project, combining 2D animations with live action.

Concept-1 TestFrame-2-4 (1) TestFrame-1-4

Both projects are giving me lots of freedom and I do appreciate that. (Especially when it’s paid…) I need to do some 2D stuff for balancing my days with a major 3D production (it’s a lot to learn and frustrating sometimes). I also work in my free time (fshrimp man) but I still do exercises and meet people, otherwise I’ll be dragged down by my emotional swings…

Remember to be positive! Draw, exercise and drink. Read, meet people, give yourself some treats. These things are essential in the survival kit for a workaholic like me.